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前几天逛植物园,看到有人围着一棵结“八角”的树议论。作为热心市民,我当然是要上前提醒的:这可不是能吃的八角。

| 暂无评论

前几天逛植物园,看到有人围着一棵结“八角茴香”的树议论。作为热心市民,我当然是要上前提醒的:“这可不是能吃的八角啊!”不过对方也是植物爱好者,知道它的底细,并不需要热心提醒。

这个“八角茴香”的真实身份是红毒茴。

↑一棵红毒茴

红毒茴 Illicium lanceolatum,属于五味子科八角属,与果实可食用的八角 llicium verum 是同属近亲。

八角结的果实就是八角茴香,大家应该都知道。孔乙己吃的茴香豆,著名的五香粉里都会加。而红毒茴,听名字就知道有毒。


↑红毒茴果实


时值果期,红毒茴树上结了许多果实。

其实不难发现两者果实的差别。红毒茴果实发育极不均匀,而且树上果实从 8~14 个角的都有。而八角茴香的果实形状就要规则多了,角也是清一色的八个,少有例外。

八角茴香,THOR拍摄 ,来自维基百科

事实上,八角属的一众植物,除了八角 llicium verum 能较安全的食用外,其它种几乎都有剧毒。误食有毒“八角茴香”,会产生头晕、呕吐等症状,更甚者引起脏器衰竭,导致死亡。

所以万万不能贪便宜,自己摘外头的“八角茴香”回家烧肉煮豆吃。

↑红毒茴的花

红毒茴在杭州植物园以及西湖边的一些老公园里作为景观植物种植,在西湖群山里也有少量野生。


从景观角度来看,红毒茴耐荫,树高适中,适合在林下种植。植株分支点低,枝繁叶茂,终年墨绿,适合做绿墙、塑造空间感。尤其是每年四五月还会开出一树秀丽精制的红色小花,《梦溪笔谈》中称其为“红桂”,是很漂亮的树种。


除观赏外,红毒茴也可做药用。传统中医药称之为“莽草”,以叶入药。[1] 而现代医学发现,可从红毒茴和八角茴香中提取莽草酸,进而制成抗禽流感药物“达菲”。[2][3]

↑野生八角属植物,摄于云南

最后,八角属在南方还有很多野生种类,基本都喜爱荫蔽的林下环境。开花都挺好看,但果实基本也都有剧毒。万万不可自己摘来吃。

参考资料

[1]《中药大辞典》

[2]王国伟. 披针叶茴香茎、叶化学成分及抗炎活性研究[D]. 第二军医大学, 2012.

[3]聂良邓. 以莽草酸为起始原料合成磷酸奥司他韦(达菲)及其类似物[D]. 华东理工大学, 2012.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