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可怕的扎人草

| 暂无评论

与自然爱好者一起出门,聊着聊着,话题总会跑到荨麻、蚂蟥、蜱虫这些东西上。对于一个没有对野外抱敬畏之心的人来说,这三样东西就是自然要给他的上第一课。


这三样东西中,蚂蟥和蜱虫比较野,一般只有较原始的环境中有。荨麻作为一种植物就常见太多了,景区、公园、绿地里都可能有。

荨麻上的刺

这里的荨麻,指一系列的荨麻科”扎人草“,主要是荨麻属(Urtica L.)和蝎子草属(Girardinia Gaudich.)的成员。它们的茎、叶上长着骇人的针刺,如果凑近看,可以发现刺是中空透明的。刺中间填充的是荨麻毒液,可以让人的皮肤产生灼烧一般的疼痛,往往需要一整天才能缓解。大部分人对此还会过敏,起疹子,与医学上的荨麻疹症状相似。


荨麻、火麻、蝎子草、蝎麻、辣刺麻、咬人猫…… 它们的称呼,就和它们的种类一样多,和它们的分布地一样多。

西湖边的裂叶荨麻


在杭州西湖的龙井、九溪一带,溪水边遍布的是裂叶荨麻,”制裁“着那些不好好走在步道上的游客。


四川的“火麻”

在云贵川,”火麻“——大蝎子草埋伏在路边,拍植物的我已经中了好几次招。


青藏高原和内蒙草原上,各种各样的荨麻,这儿一丛那儿一丛,牛羊也要避退。

这些”扎人草“教育了我,自然野地绝不是我家客厅,不做防备是要吃苦头的。

草原上不知道什么种的荨麻

所幸只要多长个心眼,在被扎之前认出荨麻们并非难事。除了最显眼的毒刺外,它们的叶片大都毛毛躁躁的、不光滑,有着不规则的叶缘和叶裂。而要区分荨麻属和蝎子草属,主要是看叶片的生长方式,荨麻属叶片对生,而蝎子草属互生。


不过令我吃惊的是,即使是如荨麻们这样全副武装的植物,也难逃被人吃的命运。我在内蒙吃的野菜包子,在贵川喝的野菜汤,居然都是用荨麻做的。问了问当地人,要采摘荨麻吃,一般要趁着刺还没长好,采嫩芽,当然如果做好防护也可以采成熟叶片。烹饪煮熟后的荨麻一般是无害的,吃起来不会有任何不适。茎叶上残留的尖刺还是挺吓人。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