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在奥森碰到菟丝子,缠在一棵正开花的金叶莸上

| 暂无评论

在奥森碰到菟丝子,缠在一棵正开花的金叶莸上。


↑“受害者”金叶莸

难得能碰到这样容易接近的菟丝子。

之前所见的,不是缠在生于陡峭山坡的树木上,难以接近;就是缠的乱七八糟、铺天盖地,让人敬而远之。


↑铺天盖地的菟丝子

于是就凑上去,仔细记录了一下花、果、茎和吸器,没有叶片。

正常情况下,植物需要靠叶片来进行光合作用,自给自足。但菟丝子没有叶片,也不进行光合作用,所得的养分全部来自于被缠绕的寄主植物(因此被称为全寄生植物)。

而用于吸取寄主养分的器官,就是吸器。


↑菟丝子吸器


一番寻找,终于找到了菟丝子那像毛毛虫腿一样的吸器。

当菟丝子的茎将寄主植物的茎牢牢缠绕后,就会从接触部位生长处吸器,并刺入植物体内。就像蟒蛇不确认猎物已经断气就不开始进食一样,菟丝子也要确认自己缠稳固了才开始寄生。更可怕的是,刺入寄主体内的吸器能够与寄主的维管束结合。大概类比一下,就像是一只蚊子来吸你的血,结果“长”在了你身上。


↑南方菟丝子

每年夏季是菟丝子生长最疯狂的时间段,闷热的天气,菟丝子将寄主盖在自己茎编织成的大网下,似要不死不休。


↑菟丝子属金灯藤

在紫金港时看到过园林工人除菟丝子,往往都要把藤连着树一起砍头。如果用剪的,断掉的菟丝子茎与其他植物接触后还能够再寄生上。


↑图自《本草图谱》

有意思的是,这种我以为很危险的关系,在古人眼中则是恩爱的象征。

“菟丝及水萍,所寄终不移。”、“菟丝附乔松,欲结连理枝。”、“凫雁怀梁藻,松杉爱菟丝。”类似的古诗文还有很多。

不知道如果古人得知菟丝子的“真面目”后会有何感想。


↑南方菟丝子花

但我又怎么知道,寄生关系就是菟丝子的全部呢?

据相关研究,当菟丝子寄生于多个植物个体时,它有意无意的充当植物之间的“网线”。当“网络”中有植物个体受到昆虫侵害时,其他植物个体将提前做出防御措施。[1] 从这个角度看,菟丝子似乎给寄主植物提供了一点帮助。


↑南方菟丝子花果细节

说回奥森的菟丝子。

经过一番植物志的检索,原来这是南方菟丝子 Cuscuta australis ,特点是果实仅有下半部分被宿存花冠包裹。《中国植物志》所记载的:“寄生于田边、路旁的豆科、菊科蒿子、马鞭草科牡荆属等草本或小灌木上。”也与实际情况吻合。


↑金灯藤,寄主很广泛

菟丝子属的金灯藤 Cuscuta japonica 也相当常见,它似乎更喜欢寄生在木本植物上。

我在桂花、女贞、红叶石楠、某种壳斗科植物上都见到过金灯藤的寄生。它的茎上有红色斑点,容易辨认。


↑金灯藤花果细节

菟丝子 Cuscuta chinensis 我大概是见过的,只是仅靠现有图片资料无法辨认了。

参考文献

[1]Dodder: A parasite involved in the plant alarm system

//www.sciencedaily.com/releases/2017/07/170725100654.htm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(除注明外)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