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愈出愈奇怪,一见一叹惊

| 暂无评论

知道山茶,还是小时候看《天龙八部》。电视剧有一集讲段誉在姑苏曼陀山庄向王夫人普及山茶花,不仅死里逃生,反而被王夫人待之以上宾之礼,设宴相邀。接下来段誉被安排栽种四盆白茶,又恰好在山后见到日思夜想的神仙姐姐王语嫣。段誉出身云南大理王室,家中种有不少山茶名种,自幼耳濡目染,与王夫人谈起山茶时,可谓精彩连连,如数家珍。又因为王夫人以人肉作花肥,甚为奇异,所以,山茶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
 

1.蜀茶与滇茶

 

在金庸《天龙八部》原著中,段誉与王夫人谈论山茶花的情节出现在第十二回《从此醉》,一开始出现的就是曼陀山庄的山茶花:

 

小船转过一排垂柳,远远看见水边一丛花树映水而红,灿若云霞。段誉“啊”的一声低呼。

阿朱道:“怎么啦?”段誉指着花树道:“这是我们大理的山茶花啊,怎么太湖之中,居然也种得有这种滇茶?”山茶花以云南所产者最为有名,世间称之为“滇茶”。阿朱道:“是么?这庄子叫做曼陀山庄,种满了山茶花。”段誉心道:“山茶花又名玉茗,另有个名字叫做曼陀罗花。此庄以曼陀为名,倒要看看有何名种。”

 

曼陀罗Datura stramonium L.是茄科曼陀罗属草本植物,可用于制作麻醉剂和蒙汗药,名字和功效都自带江湖气息。此处金庸以曼陀罗指代山茶,当是源自明代的植物类书《群芳谱》:“山茶,一名曼陀罗树。”[1]


据《中国植物志》,山茶Camellia japonica L.)是山茶科、山茶属下的灌木或小乔木,高可达9米。之所以名为“茶”,乃是因为其与用于观赏的山茶与作为饮料的茶Camellia sinensis (L.) O. Ktze.)同源,二者是山茶属下的近亲。事实上,山茶的嫩叶也可以制成茶叶。[2]


↑珍稀的金花茶

 

我们平日里常说的山茶花,是山茶属中以观赏为目的栽培的植物的统称,山茶、茶梅、油茶、滇山茶、金花茶以及其他种类繁多的观赏品种都包含在内。其中滇山茶就是段誉所说产自云南的山茶。下文在介绍山茶时,亦皆指山茶属中具有观赏价值的种类。


 

山茶原产我国,但是古籍中关于山茶的记载出现较晚。晚唐时才有诗人写到山茶。僧人贯休(832-912)《山茶花》:“风裁日染开仙囿,百花色死猩血谬。今朝一朵堕阶前,应有看人怨孙秀。”司空图(837-908)《红茶花》:“景物诗人见即夸,岂怜高韵说红茶。牡丹枉用三春力,开得方知不是花。”不过,以上两首七言律诗都未指出山茶花的典型特征。


在五代时的花卉排行榜《花经》中,山茶位列“七品三命”[3],地位并不高。可能是当时山茶尚未普及,不像后来有如此多的栽培品种。(注:花卉排行榜共“九品九命”,同九品官等级,九品最低,故称“九品芝麻官”;而“命”则是数字越大,地位越高。)


 

自北宋开始,上层社会热衷园林营造、莳花弄草,山茶也在其中。关于山茶的诗也多了起来。清代植物类书《广群芳谱》中记载的有关山茶的诗词歌赋,多集中在宋代。徐致中(1162-1214)《山茶》记录了黄花、白花、桃叶等栽培品种,对于层出不穷的山茶种类,诗人不由得感概:“愈出愈奇怪,一见一叹惊。[4]到了明代,山茶花的品种越来越多,明代王象晋《群芳谱》记载了二十个品种,而赵璧《云南山茶谱》则记载了近百种[5]


在《天龙八部》中,段誉向王夫人介绍的山茶名种包括十八学士、十三太保、八仙过海、七仙女、风尘三侠、二乔。其中对于十八学士的描述最吸引人:

 

大理有一种名种茶花,叫作“十八学士”,那是天下的极品,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,朵朵颜色不同,红的就是全红,紫的便是全紫,决无半分混杂。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,各有各的妙处,开时齐开,谢时齐谢。

 

不过现实中的十八学士并不是因为有十八种颜色,而是相邻两角花瓣排列多为18轮。清初园艺著作《花镜》介绍的十九种山茶花中,并不包括段誉说的这些品种。(注:花镜中的山茶品种详见[6])《天龙八部》的故事发生在北宋,金庸先生对于十八学士的描述应该是虚构。


↑如今冠以“十八学士”之名的山茶品种

 

在史籍中,最有名的山茶品种当属宝珠山茶。宋代范成大(1126-1193)《桂海虞衡志》已有提及并赞不绝口:

 

于若瀛云宝珠山茶,千叶,含苞历几月而放,殷红若丹,最可爱。闻滇南有二、三丈者,开至千朵,大于牡丹,皆下垂,称绝艳矣。[7]

 

最早记载山茶的本草类书籍《本草纲目》引《格古论》:“花有数种,宝珠者,花簇如珠,最胜。”明人王世懋(1536-1588)《学圃杂疏》称此种宝珠以蜀地所产最为著名,他在福建为官时,“士大夫家皆种蜀茶,花数千朵,色鲜红,作密瓣,其大如盆,云种自林中丞蜀中得来。”陆游写四川成都的山茶:

 

雪里开花到春晚,世间耐久孰如君。

凭阑叹息无人会,三十年前宴海云。

 

诗后注曰:“成都海云寺山茶,一树千苞,特为繁丽。海云寺山茶开,故事宴集甚盛。”此一树千苞者,可能就是宝珠山茶。明清两代,宝珠山茶在苏州著名的园林拙政园中都有种植,其中,清代浙江人陈素庵亲自挑选并栽种的宝珠山茶,被视为园中翘首。[8]


除四川的山茶外,云南的滇山茶历来为人推崇。明代谢肇淛(1567-1624)所著云南地方志《滇略》卷三:

 

滇中茶花甲于天下,而会城内外尤胜。其品七十有二,冬春之交,霰雪纷积,而繁英艳质,照耀庭除,不可正视,信尤物也。

 

 “会城”即省城,1274年云南行省建立起,云南省城由大理迁至昆明。明代昆明城内外皆种山茶。据杨慎《滇云纪胜书》,昆明山茶以沐氏西园为最,“落英铺地,如坐锦茵”,真可与日本樱花媲美;而滇南太华山的山茶也不输西园。[9] 清代,昆明山茶又以归化寺者为第一。[10]


史籍中蜀茶和滇茶颇有名气,但经过历史流变,已经很难将彼时的品种与如今的对上号,山茶花的栽培中心可能也随着行政中心迁移到了我国东部。现今存世的山茶花品种中,大部分出自于华东地区,华东山茶数量达400种之多,其中就包括前文所说的十八学士。[10]


↑图自《本草图谱》

2.山茶的精神品格

 

几年前,母亲从亲戚那里要了一盆山茶,种在阳台上,每年过年回去的时候,那棵茶花正好开出粉红色的花朵。但父母常年住在水库,很少回小区,阳台上的花照料不周,尤其是三伏天,一连一个月不下雨,很多花都枯死了。这盆山茶是他们的宝贝,所以后来干脆就移植到水库的菜地里,平日种菜时可兼顾浇水施肥。父母喜欢山茶,不仅是因为山茶花好看,还因为它与梅花一样傲雪盛开,并且花期很长,能从冬天开到春天。

 

吴昌硕《山茶》

古人吟咏山茶花,多离不开山茶的这两个特点。尤其是凌寒盛开,这是与松柏、蜡梅一样受人推崇的精神品格,山茶是以又名“耐冬”


北宋诗人梅尧臣(1002-1060)《山茶花树子赠李廷老》:“南国有嘉树,华若赤玉杯。曾无冬春改,常冒霰雪开。”朱长文(1039—1098)《次韵司封使君和练推官再咏山茶》:“开从残雪里,盛过牡丹时。”黄庭坚(1045-1105)《白山茶赋,并序》:“孔子曰,岁寒然后知松栢之后凋也。丽紫妖红,争春而取宠,然后知白山茶之韵胜也。”王十朋(1112-1171)《山茶》:“道人赠我岁寒种,不是寻常儿女花。”杨万里(1127-1206)《山茶》:“春早横招桃李妬,岁寒不受雪霜侵。” 陆游(1125-1210)《山茶一树自冬至清明后着花不已》:“惟有小茶偏耐久,绿丛又放数枝红。”


陈师曾芭蕉山茶图轴

 

苏氏兄弟写过好几首山茶诗,均涉及山茶的精神品格。苏辙(1039-1112)被贬河南时,写河南宛丘开元寺殿下的一株山茶,数年不开,一年二月盛开千余朵,于是作诗以寄之:

 

古殿山花丛百围,故园曾见色依依。

凌寒强比松筠秀,吐艳空惊岁月非。

冰雪纷纭真性在,根株老大众缘希。

山中草木谁携种,潦倒尘埃不复归。

 

苏轼(1037-1101)收到诗后,回诗寄苏辙,这山茶在雪中盛开,一定有其含义,似在勉励弟弟,其《和子由开元寺山茶,旧无花,今岁盛开》云:

 

长明灯下石阑干,长共杉松斗岁寒。

叶厚有棱犀甲健,花深少态鹤头丹。

久陪方丈曼陀雨,羞对先生苜蓿盘。

雪里盛开知有意,明年归后更谁看。

 

陈年梅花山茶轴


明代万历年间进士邓渼(1569-1628)曾任职云南,他总结了茶花十个方面的特色,称之为茶花“十德”,可以看出他对茶花是真爱,其中第八德和第九德便是关于茶花耐寒与花期久:

 

艳而不妖,一也;寿经二三百年,二也;枝干高踈大可合抱,三也;肤纹苍黯,若古云气尊罍,四也;枝条夭矫,似麈尾龙形,五也;蟠根轮囷,可几可枕,六也;丰叶如幄,森沉蒙茂,七也;性耐霜雪,四序常青,八也;自开至落,可历数月,九也;折入瓶中,旬日颜色不变,半含亦能自开,十也。[12]

 

清初文人李渔(1611-1680)对山茶是甚为钟情,其《闲情偶寄》称其为“草木而神仙者”,也是因为山茶“戴雪而荣”:

 

花之最不耐开,一开辄尽者,桂与玉兰是也;花之最能持久,愈开愈盛者,山茶、石榴是也。然石榴之久,犹不及山茶;榴叶经霜即脱,山茶戴雪而荣。则是此花也者,具松柏之骨,挟桃李之姿,历春夏秋冬如一日,殆草木而神仙者乎?又况种类极多,由浅红以至深红,无一不备。其浅也,如粉如脂,如美人之腮,如酒客之面;其深也,如朱如火,如猩猩之血,如鹤顶之朱。可谓极浅深浓淡之致,而无一毫遗憾者矣。得此花一二本,可抵群花数十本。[13]

 

赵之谦花卉册-水仙腊梅山茶页


正因为山茶不畏严寒的精神品格,它成为历代花鸟画以及古代工艺美术里的常见题材,且常常与腊梅、水仙等冬季花卉一同出现。例如赵之谦(1829-1884)的一幅岁寒三友图,前中后分别是,白水仙、红山茶、黄腊梅,三种花卉,三种颜色,生机盎然。


陈衡恪芭蕉山茶轴(局部)


而陈师曾的一幅《芭蕉山茶图轴》中,枯黄凋败的芭蕉叶竖着披落下来,粉红的山茶与蕉叶穿插掩映,疏密有致。将山茶与芭蕉画在一起,有些别出心裁。

时间走到三月上旬,北京的山桃已开,未来一周,北京最高气温将飙升到20度,北国的春天算是正式来了。春天来得时候,国内的疫情也好转许多。不过要好好观赏山茶,还是得到南方去的,此时南方的海棠正缀满枝头,油菜花和紫云英已如火如荼,春光灿烂,群芳斗艳,而从冬天走来的山茶,仍旧是这个季节最动人的花朵。


[1] 转引自(清)汪灏等著《广群芳谱》,上海书店,1985年,第969页。

[2] 《本草纲目》释名曰:“其叶类茗,又可作饮,故得茶名。”明代朱橚周定王(1361-1425)《救荒本草》∶“山茶嫩叶炸熟水淘可食,亦可蒸晒作饮。”

[3] (宋)陶穀撰,孔一点校《清异录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2012年,第36页。

[4] (宋)徐致中《山茶》:“山茶本晚出,旧不闻图经。花深嫌少态,曾入苏公评。迩来亦变怪,纷然着名称。黄香开最早,与菊为辈朋。粉红更妖娆,玉环带春酲。伟哉红百叶,花重枝不胜。尤爱南山茶,花开一尺盈。月丹又其亚,不减红带鞓。吐丝心抽须,锯齿叶翦稜。白茶亦数品,玉磬尤晶明。桃叶何处来,派别疑武陵。愈出愈奇怪,一见一叹惊。”见《广群芳谱》,第972页。

[5]《云南志》:“土产山茶花,谢肇淛谓其品七十有二,赵璧作谱近百种,大抵以深红、软枝、分心、卷瓣者为上。”转引自《广群芳谱》,第969页。

[6] “玛瑙茶(产温州,红黄白粉为心大红盛)、鹤顶红(大红莲瓣,中心塞满如鹤顶,出云南)、宝珠茶(千叶攒簇殷红,若丹砂,出苏、杭)、焦萼白宝珠(似宝珠,蕊白,九月开,甚香)、杨妃茶(单叶花,开最早,桃红色)、正宫粉、赛宫粉(花皆粉红色)、石榴茶(中有碎花)、梅榴茶(青蒂而小花)、真珠茶(淡红色)、菜榴茶(有类山踯躅)、踯躅茶(色深红,如杜鹃)、串珠茶(亦粉红)、磬口茶(花瓣皆圆转)、茉莉茶(色纯白,一名白菱,开久而繁,亦畏寒)、一捻红(白瓣有红点)、照殿红(叶大而且红)、晚山茶(二月方开)、南山茶(出广州,叶有毛,实大如拳)。”见(清)陈淏子辑,伊钦恒校注:《花镜》,农业出版社,1962年,第103页。

[7] 转引自《广群芳谱》,第969页。

[8]“山茶之千叶深红花大心繁者,花簇如珠,名宝珠山茶。吴梅村有咏拙致园宝珠山茶诗,园在苏州。”“苏州拙政园饶花木,海宁陈素庵相国之遴手植之宝珠山茶为最着。”见(清)徐珂:《清稗类钞》,中华书局,1981年,第5920、5935页。

[9] “山茶花在会城者,以沐氏西园为最,西园有楼,名簇锦,茶花四面簇之,凡数十树,树可三丈,花簇其上,树以万计,紫者、朱者、红者、红白兼者,映日如锦,落英铺地,如坐锦茵,此一奇也。仆尝以花时登簇锦赏之,有‘十丈锦屏开绿野,两行红粉拥朱楼’之句。及登太华,则山茶数十树罗殿前,树愈高花愈繁,色色可念,不数西园矣。”转引自《广群芳谱》,第971页。

[10] “山茶花,南方各省皆有之,云南尤著,以在会城之归化寺者为第一。其本合抱,花大如盂,为元、明以前物,游宦羁客,多饯别于此,每歌咏之。”见《清稗类钞》,第5919页。

[11]张晓庆《中国茶花品种分类、测试指南及已知品种数据库建构》,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,2008年硕士论文,第60页。

[12] 见(明)谢肇淛《滇略》卷三。

[13] (清)李渔著,杜书瀛评注:《闲情偶寄》,中华书局,2007年,第240页。

作者简介:江汉汤汤,企业职员 / 中国美术馆志愿者讲解员 / 自由撰稿人,个人公众号“古典植物园”,现居北京。

图文编辑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