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早在三四年前我就想去浙西群山里寻访扇脉杓兰了,但几次前往都没能如愿。

| 暂无评论

早在四年前我就想去浙西群山里寻访扇脉杓兰了,但几次前往都没能如愿。

为何如此执着的要看扇脉杓兰?一方面是因为它的珍稀。扇脉杓兰可能是长三角地区唯一的一种野生杓兰。再加上栖息地破坏,出于观赏、药用、“保护”目的的过度采集,使得在野外见到它们的机会愈加渺茫。

而我最早见到扇脉杓兰的照片,是在日本花艺大师川濑敏郎的《一日一花》中。川濑敏郎擅长使用山间时令野花,搭配各式花器进行创作。他用最简单的“投入花”手法和乡野质朴的材料,创造出厚重的禅意。


↑《一日一花》中的扇脉杓兰


《一日一花》中的五月十一日,扇脉杓兰登场了。古朴的青铜瓶中,一支绿叶挺立,一朵奇花绽放。日本的山间野花与浙江很是相似,我记住了扇脉杓兰这个名字,想着一定要去野外找到它们。


↑发现了一大片扇脉杓兰 ©赵磊

这一愿望终于在今年五一实现了,我在朋友圈看到花讯后便立刻出发,登上海拔1400米左右的高山后,终于发现了它们。


扇脉杓兰生长的这片山坡坡度非常陡峭,树林略稀疏。此时,阳光透过林冠,碰巧照射到一朵花上,整朵花内外透亮,如灯笼般发光。

扇脉杓兰最具特色的,是特化为兜状的唇瓣。这片扇脉杓兰花朵正处于盛花期,兜状唇瓣足有鸡蛋般大小,远比《一日一花》照片中的要饱满。

↑“母衣”,图自维基百科


在书中,扇脉杓兰的别名是“熊谷草”。熊谷指的是熊谷直实,为日本古代武将。之所以将两者联系到一起,原因是扇脉杓兰的兜,长得像被风吹鼓的“母衣”,一种古代骑兵用来防御箭矢的装备。


这一片扇脉杓兰兜的开口,几乎都朝向山坡的下方,相当有默契。兜口处,涂抹着浓艳的紫红色花纹。如果朝着兜里看去,隐约能看到内部的黄色纹路,似乎在兜内藏着丰盛的蜜水。但这些都只是扇脉杓兰欺骗传粉者,一般是熊蜂,前来的手段。它并不会提供任何食物犒劳传粉昆虫。(关于杓兰花朵的结构和对应功能,在《杓兰和旅游景点》一文中有做解释,这里就不做赘述,可点击跳转阅读)


↑图自《本草图谱》

花朵之下,扇脉杓兰的叶片也相当有辨识度,就像是两片大蒲扇长到了一起。两片蒲扇下是一根独秆。因此,扇脉杓兰还有“独脚仙”的别称。


由于种种原因,在野外见到扇脉杓兰非常困难。在上个月的独花兰一文中,有读者提出,如果能有专业人士将野外的珍稀、濒危物种挖走带回,精心繁育就好了。我的回复是,这样的行为,可能反而会加速它们的灭绝。图为某高校引种栽培的扇脉杓兰,显然,这是一次失败的引种。

↑某高校引种栽培的扇脉杓兰

大部分时候,让珍稀、濒危物种呆在野外,就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。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、赵磊(除注明外)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