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春节,按原计划到了版纳

| 暂无评论

春节想到南方感受春天,就按原计划到了版纳。


在清晨走进植物园,某种生物正在“咕咕咕”的鸣唱。这声音总是很远,每次循声走到跟前时就停止,又从更远处传来同样的声音。一路跟着鸣唱走到百花园,看到木棉正在按原计划开花。不管人们如何喧哗与骚动,木棉还是要在春天开花的。

【木棉 Bombax ceiba】 锦葵科 >> 木棉属


即使在孕育“热带雨林”的西双版纳,四季的力量依旧清晰可见。木棉是当地季相变化最明显的植物之一,它在不那么冷的冬季落叶,在春节前后进入盛花。鲜艳的红色花朵大而密,几乎覆盖了枝条。


在树下掏出相机,看到一小群红耳鹎飞到了树冠上,在花朵间腾跃,貌似在啄食花蜜。硕大的木棉花能够承受一只调皮雀鸟的重量。当然也有受不了折腾的残花从高高的树冠上掉下,在下层树枝上弹了几下,摔到地上,发出沉闷的啪嗒声。


捡起一朵落花,确实是一朵沉重的花,要是被砸到一定不好受。花朵有拳头般大小,5枚红色的花瓣有着皮革手感,下方绿色的杯状花萼坚硬而牢固。木棉和鸟类之间存在合作关系:木棉将花朵生的大而牢固并未鸟类提供蜜水,鸟类则帮助木棉传粉。


↑滇东南河谷中的木棉

在树下抬头看,木棉树干是笔直笔直的,回想起之前在滇东南河谷里生长的木棉,就算是长在斜坡上,主干也还是直挺挺的。灰白色树干上长着刺,很扎手。


木棉叫这个名字,是因为它真的有“棉花”,果熟后会释放出大量棉絮状物,但因其过于细碎,难以纺织,一般只用来填充枕头被子。

[1]木棉的“棉絮”,由 Chong Fat

在木棉树旁呆了一会儿,百花园的游人渐渐多了起来,有些带着口罩,有些没有。短暂的清晨过后,两个看似互不干涉的世界开始融合起来。

[1]由Chong Fat – 自己的作品,CC BY-SA 3.0,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/index.php?curid=4262212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(除注明外)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