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每天都有十几只麻雀在树上就餐

| 暂无评论

 

我窗口的侧柏,是一群麻雀的食堂不论季节,每天都有十几只麻雀在树上就餐。

↑冬天

 

不知道它们早上是几点开饭的,反正每天都比我起床要早。大概到午后,麻雀们消失无踪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

↑球果和种子

秋季是侧柏种子成熟的时候。原本灰绿色、棘刺球似的球果渐渐干枯、木质化,露出其中的种子。

我窗口的麻雀食堂供应的就是这些种子。

 

↑裂开的球果

就餐的麻雀会反复啄击球果,直到把种子敲掉,落在地上。

有个说法,说人可以分为两种:一种在磕瓜子时,磕开一个就立马吃掉;另一种得攒够一波,才一口吃掉。

 

群麻雀也可以这么分,有几只一敲出种子就立马飞到地上吃掉;而有几只则喜欢攒一波吃。

↑一个球果含六枚种子

如果前者有意无意吃了后者囤积的种子,它们会不会吵起来呢?

 

大概是会的,所以每天早上我都有一个叽叽喳喳的天然闹钟。

 

↑干枯的球果

这个种子油脂含量高,人其实也可以吃,味道带着松柏的香气儿,说不上好吃。或许炒过之后味道会更好。

 

↑扁扁平平的侧柏

继续来聊聊侧柏。要识别侧柏很简单,除了棘刺球似的球果,它每个小枝上的叶片都排列的扁扁平平,很有特点。

 

↑雄球花

 

每年春季,小枝上会开碎米似的雄球花。

 

↑国子监里的一棵侧柏

侧柏是北方最多的柏树。古典皇家园林里种植的多半是侧柏,其中不乏有百岁甚至千岁的古树。久经岁月的树干,像梵高笔下翻滚的麦浪。

野山上也有大量侧柏,经冬常绿。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 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