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盛夏,暑假。国槐细碎的落花跌进车窗,落到窗边人的头发上;栾树青黄的小泡落在自行车道,被骑车人咔嚓碾碎;紫薇正在盛开,真像一树烟花呀。

| 暂无评论

上下班不喜欢坐地铁,一般都是坐公交。一个原因是公交基本有座,另一个原因是能看到地面上的景物。城市路边的景物称不上什么好景色。一般来说,唯有初次经过时的新鲜感能让它们成为风景。


但如果同一条路走过许多次,会发现时间和四季的魔力,时不时给熟悉、平淡、厌倦的路边景物注入新鲜感。


↑路边的国槐

盛夏,暑假。国槐细碎的落花跌进车窗,落到窗边人的头发上;栾树青黄的小泡落在自行车道,被骑车人咔嚓碾碎;紫薇正在盛开,真像一树烟花呀。


↑路边的栾树

紫薇 Lagerstroemia indica ,千屈菜科紫薇属植物。紫薇和千屈菜,都是听起来比较柔弱的名字。紫薇树的枝条确实也纤细。这些枝条成了最敏感的气流探测器,在最闷热的夏日也会不时颤动。车流一过,更是花枝乱颤。如果用手去轻抚紫薇树光滑的主干,也能让紫薇树晃动起来。


因为这一有动静就颤的特性,人们便戏称紫薇树怕痒,给它一个“痒痒树”的别名。


↑路边的紫薇


虽然看起来纤弱,但其实紫薇树的适应性、耐性很强,南北均可种植,还能在最酷热的时节盛放。《花镜》中描写到:紫薇,一名“百日红”…… 六月始花,其蕊开谢相连续,可至九月,约有百日之红。  


紫薇花色多为鲜艳的紫红、粉红色,近年来,园林里还会种植大红色的“ 火球红”和“美国红紫薇”。也有清淡的白色,称作“银薇”。

从六月到九月,紫薇圆锥花序上旧花才败,新花又开,花期不断。杨万里也作诗赞誉:“谁道花无红十日,紫薇长放半年花。”

再来看看紫薇的单花。花型特别,半球形的花萼筒上,六枚花瓣和几十枚花蕊插在上头。花瓣像蒲扇,但是扇面褶皱缩成了一团。

如上文所说,紫薇单花花期较短,但整体花期长,因此常常能看到树上繁花似锦,树下也落花满地的景象。


虽然近百日的悠长花期无比美好,但纵使天天路过,我又会看它几天、几眼呢?或许等到时间和四季将树上的花朵抖落殆尽,我才会再次像今天这样的去看它、拍它。

↑冬季的紫薇

冬季,出于养护需求,往往需要把主干以外的小枝全都剪去,紫薇树就变成了这副光杆的模样。这可不是有谁在搞破坏。经过一番修剪,紫薇才能更好的越冬,并在第二年夏天盛开。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