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突然闻到一阵浓郁花香,也是在版纳植物园的两天里唯一闻到的花香。

| 暂无评论

我突然闻到一阵浓郁花香,也是在版纳植物园的两天里唯一闻到的花香。

我像被黄腰太阳鸟附身一样,立定,转头看左边、右边、上边,锁定目标,小步跑到一大丛盛开的长管栀子旁。


它们真香啊。花香自古有纯洁纯净的意味,我不禁认为,此时此地,各种邪魔瘴气都无法生存。

【 长管栀子 Gardenia tubifera 】 茜草科 >> 栀子属


如果你曾闻过栀子花,那么立刻就能猜到长管栀子的科属了。

这种原产于热带亚洲的植物最大的特点,就在于极长的花管。从花朵正面看或许难以发现,从侧面看就很明显了,花管长度足有花朵直径的2-3倍。很想知道它们为什么要长出这么长的花管,就算是常被误认为蜂鸟的透翅天蛾,也没有这么长的嘴吧?


与普通栀子一样,长管栀子的花朵也会变色。初开时洁白如玉,稍后变为水蒸蛋一样的淡黄,最后变为咸鸭蛋一样的橙黄。不过普通栀子白色持续久,长管栀子似乎黄色持续更久。


我围着树拍摄了一会儿,回头才发现掩藏在花木中的“水流花香廊”,名副其实!妙极了!这就是园林的魅力,它向我们展现了被驯化的自然,造园者排除掉那些“坏”的,保留那些“好”的,再用这些美妙的元素谱写成空间和灵感的协奏曲。

而此刻,相对原始的自然离“水流花香廊”不过一路之隔。藤蔓和巨木在我背后构建成阴暗而密不透风城墙,我必须克服本能的恐惧,才能转身面对这一小片雨林。转过身的几秒钟之内,我发现了两种蝽、两种蜘蛛,听闻三种鸣唱。但没有迈入其中。

这都是我热爱的自然。但这两种自然,最终是否只能有一种存在?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(除注明外)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