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这两种植物同为紫草科植物,都是不起眼、烂大街的小野草

| 暂无评论

这周出去,山桃花事达到顶点,树冠如粉色烟霞,风吹过,落下花瓣雨。堇菜已经开成小片花海,二月兰、地黄稀稀拉拉的开了几朵。


上图为斑种草;下图为附地菜

斑种草和附地菜也加入了春日花事,在干旱的路旁、建筑的缝隙中开出蓝色小花。这两种植物同为紫草科植物,都是不起眼、烂大街的小野草,但都很有意思。


坡地上的一大片斑种草

先说说斑种草,它们占领了公园里大片向阳的草地。毛茸茸的叶丛还没完全展开,细小的花朵就迫不及待的开放了。


斑种草花朵

这花朵虽然小的不行,但仔细观察还挺有趣。花朵5瓣儿,在中央长了一圈花环般的结构,被称作“附属器”。花瓣的浅蓝色,上面带有一些稍深色的条纹。花环状附属器颜色很淡,几乎为白色。虽然附属器长的还挺像花蕊,但真正的花蕊藏在附属器的下面。

一般认为斑种草花瓣上的条纹,或称“蜜导”,是指引传粉昆虫昆虫的路标,但附属器的用途没有被阐明。

我在斑种草边观察了很久,发现附属器可能还是一个陷阱。这一片斑种草,简直就是尸横遍野的蚂蚁死地。

我在检查照片对焦情况时,发现不少花朵的附属器中都卡着蚂蚁。遂掉头回去观察,果然又发现了很多遇难者,它们或是只露一个屁股在附属器外头,或是被困在附属器内。当我剖开花朵检查蚂蚁的状况时,发现大部分被困的都已经没了动静,大概是都死了。


还有不少蚂蚁在花丛中转来转去,我选中了一只,跟踪它的动向。这只蚂蚁在斑种草花上来来回回,时不时往附属器中探探脑袋。似乎是还不够深入,这只蚂蚁在往返数次后决定钻的更深。

果然,它卡住了。在一番挣扎之后停住了动作。当我掰开花朵,这只蚂蚁又动了起来。


在死亡的边缘试探,然后被卡住了

然而仅凭观察,我并不能确定这些蚂蚁是怎么被困死的。是被附属器主动收缩夹住的,还是蚂蚁自己犯蠢卡住的,又或者是斑种草花里有毒…


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尺寸很重要。


斑种草一旁开着几朵附地菜。


附地菜就更小了,直径大概只有1-2毫米。它的花瓣中央也是有附属器的。附地菜附属器的作用就明确一些,在花朵开放初期,附属器呈黄色;在花朵开放末期,附属器呈白色。通过颜色,附地菜花朵表明了自己的状态:是亟待传粉、还是关门谢客。

附地菜附属器的颜色,表明了自己的传粉状态


附地菜的花序也挺有意思,形似章鱼的吸盘卷须,随着花期进行,卷须伸展变长,花也越开越多。


触手卷须状的花序

附地菜这么这么小,哪位传粉者的尺寸能与它匹配呢?似乎也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发表。或许也是某种蚂蚁吧,我猜,但蹲了半小时也没见到访客。


嗨,就算是身边随处可见的野花,也有太多没有研究明白的地方。在去年,北京还发现了一个斑种草属新物种——长柱斑种草(Bothriospermum longistylum)呢。这个物种在植物学家眼皮底下,在标本馆藏了八十多年,终于在去年被“重新发现”。

相关植物

望春玉兰 | 望春之后百花开

金钟花&连翘 | 不只有迎春…

堇菜属植物鉴定浅析

长柱斑种草相关

我打赌你见过这种小花,可你根本不!在!意!!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