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词

以文会友

这个周末出去,发现了“新品上线”的美味野果——君迁子

| 暂无评论

这个周末出去,发现了“新品上线”的美味野果——君迁子。

↑君迁子

【 君迁子 Diospyros lotus 】柿科 >> 柿属


君迁子广布,但在北方相对常见,北京周边的各种山上,总是能见到一两株的。君迁子也是北京除柿外 Diospyros kaki,唯一的一种柿属植物。


↑君迁子树

10月末,君迁子结出满树橙黄色小圆果。如果不是叶片还没落,以及果实后面那标志性的柿子“蒂头”,我大概会把它当成银杏结的种子。

其中零星能找到几颗成熟、变黑的果实。如果够得着,可千万不要错过这些黑色的熟果。比起市面上的柿子,含水量较低,故口感软糯、味甜香浓。像是“免晒”的柿饼,摘下来就是那味儿。

由于果实大小与枣子类似,故君迁子又得名黑枣。老北京零食黑枣糖葫芦就是用黑枣做的,而不是真正的枣子。


但十月十一月,树上成熟的果实很少。

大家应该都知道,不成熟的柿子很“涩”。不成熟君迁子简直太涩了。初入口时还能感受到甜味,但不一会儿就不对了。

涩味弥漫开来,感觉整个舌头都像被糊上了好几层墙灰,用牙齿刮也刮不掉,失去了味觉,讲话都要不利索了。


↑枝头上未成熟的君迁子

此前我们已经说过,花椒的麻是一种触觉,类似于50Hz的震颤。涩味大概可以算是一种触觉。在植物带给人的涩味体验中,大都是由可溶性单宁与口腔唾液中的蛋白质结合后沉淀、聚集后产生的。[1] 沉淀聚集后的蛋白质“糊”在舌头和口腔表面时,就会给我们带来干燥、紧绷的感觉。


能够引起涩味的单宁在植物体内广泛存在。没熟的壳斗科植物果实(一般被称为橡子)、没熟的苹果和海棠果、没成熟的香蕉、葡萄籽和葡萄皮都曾让我感到无比涩口。

除了葡萄外,我举的其他几个例子都出现在没熟的果实上。大概可以推测,单宁和涩味是植物保障果实能够生长成熟的一种手段。

不过松鼠、野猪和一些昆虫的舌头和口腔能够免疫涩味。[2] 也难怪在野外总是能看到松鼠捧着橡子啃。另据资料,单宁可以用来封锁蚜虫的口腔,起到防御蚜虫攻击之效;还可以保护植物免受紫外线的伤害。[3]


人类自然不愿意吃到涩口的君迁子和其他柿子。于是就想出了各种脱涩的办法。可以用泡石灰水等化学手段,将可溶性单宁转化为不溶性单宁,避免涩味产生;也可以顺着植物的性子,通过与鲜果混存、喷洒乙烯等手段催熟柿子,果实成熟了,单宁含量自然就低了。

不过对于我来说,还是等一个月再来吧!等到十一月中,君迁子树叶落尽,虽然枝头果实大半还是黄色的,但已经足够让人大快朵颐了。

君迁子的中文名很有意思。很奇怪,为什么柿属这么多植物中,你不按套路叫XX柿,而是叫君迁子。

查了一通,找到唐诗一则:

奉和袭美吴中言怀寄南海二同年(唐·陆龟蒙)

曾见凌风上赤霄,尽将华藻赴嘉招。

城连虎踞山图丽,路入龙编海舶遥。

江客渔歌冲白荇,野禽人语映红蕉。

庭中必有君迁树,莫向空台望汉朝。

诗文引用了“尉陀望汉”的典故:

《交州记》记载:有君迁树,有朝台,尉陀望汉所筑。

除此,便没有更多的资料了。

参考资料

[1]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6%94%B6%E6%96%82%E5%8A%91

[2]//en.wikipedia.org/wiki/Astringent_(taste)

[3]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9%9E%A3%E8%B4%A8

作者:蒋某人

图片:蒋某人

本作品采用 (CC BY-NC-ND 4.0)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

//creativecommons.org/licenses/by-nc-nd/4.0/deed.zh

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上声明


发表评论

*为必填字段!